新闻

家长课堂:家庭、学校、社会协同育人

家长课堂

点此查看完整报告

点此查看视频专辑

点此查看课件

 

嘉宾:吴重涵 江西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

   汪雪梅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校际家委会委员

主持人:李敏 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副教授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我们一起去探讨很多家长、学校以及一些社会机构共同关心的重要话题,家庭、学校、社会如何进行协同育人。接下来,我来介绍一下今天参与讨论的嘉宾。坐在我身边的吴重涵教授,是江西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也是中国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欢迎吴教授!

吴重涵:大家好。

主持人:这位是汪雪梅女士。汪雪梅女士是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校际家委会委员,也是一位在校六年级学生的家长。欢迎汪老师!

汪雪梅:谢谢大家,谢谢两位老师。

主持人:我是来自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的李敏。很高兴跟大家一起讨论这个话题,我先问第一个问题,大家现在都很关心家庭、学校、社会协同育人的工作,吴教授,您觉得这样一个议题,从政策制定到具体执行,对于我们当前的教育工作而言,意义是什么?

吴重涵:家校社协同育人,既是一个老话题,又是一个新话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办好教育事业,家庭、学校、政府、社会都有责任。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教育名著里面也有关于家庭和学校相互配合、注重家庭教育的经典论述。那么,今天的家校社合作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背景?

古代儿童的成长主要是在家庭中的成长,是一个大的家庭和家长的概念。古代的学校实际上是很小的,面对的是极少数人,也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学校,而是准学校。所以说,古代(教育)是一个大家庭、小学校的概念。近代学校制度建立以后,我们把儿童的成长、儿童教育的责任委托给了学校。所以说,这个时候,儿童的成长、教育主要是学校的责任。这个时候家庭的责任相对来讲就比较小,注重家庭教育的家庭和家长也不是很多。所以说,近代是一个特别大的学校的概念,我们讲教育制度、教育系统,实际上讲的就是学校,学校约等于教育。到了现代,学校还是这么大,但家庭这一块急剧“长大”。

主持人:功能也在发生变化。

吴重涵:对,这实际上就是古代的大家庭,家庭分量重,是生活教育。学校实际上是知识教育。社会是极其复杂的,也急剧变化,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孩子面对的都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那么,从总体上来讲,我们教育的其中一个趋势就是回归生活教育。生活教育的回归,使家庭和家长对于儿童成长的代理权越来越大。原来,我们家长把这个权力让渡给学校,由学校来作主。孩子入了学,我们就都拜托老师、拜托学校了。但是现在,很多的家长也不完全放心学校,也要在孩子的成长中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决策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老师会越来越感觉到,离开了家庭和家长去处理学生的学业问题、行为问题、管理问题,很多不仅是处理不好,甚至可能是无解。所以,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我们必须注重家庭、注重学校,这既是一个老话题,又是一个时代的新命题。

主持人:吴老师,刚才您在分享的时候,我就想到法国作家写的一本书——《扎根》。那里面其实就谈到现代教育,包括近代、现代的学校可能过于注重科学体系的建构、分支学科的完善发展,把系统化的东西教给孩子。书中举了一个非常生动的小案例,说孩子学了很久关于太阳和月亮轨迹的知识,但是他不知道老师在课堂上讲的那个太阳跟他每天背着书包从田间地头蹦蹦跳跳来到学校路上看到的那个太阳是一样的。所以,这个例子就反映出来,无论是西方还是我们,都是从古代教育慢慢走过来的,有对学校功能的无限依赖、放大,生活教育的一部分初心慢慢丧失。这部分养育的需要可能是家庭教育中原初就保有的,这可能也是中西方教育的一种共同期待。在新一轮课程改革中,学校教育在努力推进各个学科的同时,也在关注如何建立知识和生活的关系。

吴重涵:我觉得是这样,家庭教育有几个关键词:一是交往,教育起源于交往;二是互动,实际上就是家庭的互动功能;三是生活。现在的学校,从成立之日起就偏向于知识,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一方面把知识抽象出来变成各个学科,有利于科学的发展、学科的发展、知识的迅速系统化积累,也有利于学生的接收。但是,知识与生活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存在割裂的,这种割裂实际上是学校不能够取代家庭的重要理由。那么,我们现在讲的学校很大程度上是做一些弥补,很多学校也已经越来越多地引入生活教育,比如联合国倡导的合作学习、项目学习,都是在一个真实的生活情景里让学生去面对复杂的任务、复杂的信息,然后做出选择。我觉得学校已经在这样做,也说明学校在往家庭“走”,两者之间相互交叉重叠的领域越来越多。交叉重叠的教育是家校社协同育人的基本根据,因为有内容的重叠、方法的重叠,所以才需要协同。所以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家校社协同育人确实是一种世界性的潮流和趋势。

主持人:刚才吴老师从教育发展的趋势,从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在功能的重叠上、生活化的发展趋向上以及需要加强合作的方面作出了非常全面的讲解。汪老师,您作为家委会的重要成员,也作为小学生的家长,应该对家校关系的重要性,包括它的意义所在有很多切身感受,我想请您从家委会的角度,跟我们分享一下在家校合作的必要性基础之上、家校社三方之间,学校为什么要引入社会的力量和资源?

汪雪梅:是这样,我不光是家委会的成员,同时还是我们校际的督导。我们孩子所在的这个学校是非常好的学校,包括爱的教育、快乐成长的理念,已经渗入到教学和对学生的培养之中。校际的督导包括什么?就是说我们这些家长可以走到学校里面去,代表其他家长去观察,观察什么?不光是孩子和老师,还有孩子们在一起时候的状态,包括上课和下课的状态。因为孩子非常真实又非常善于去表达自己,把孩子放到学校之后,就会有一些变化。所以说,在不被他们发现的情况下去观察到的东西,是最真实的。

我们家长把孩子交给学校之后,心里既是很开心的、抱有希望的,也是战战兢兢、很忐忑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他在学校究竟是怎么样学习、怎么样和大家相处。但是去了之后,我就发现学校如果让家长加入进来,激发出家长对学校的理解、支持,最后变成和谐的发展,效果是非常好的。在我孩子身上就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表现,他原来很内向、不爱跟人沟通,甚至没有目光交流,而且也不是非常自信,但是在这几年的教育过程中,他在慢慢绽放,变得自信了,也有自己去决策的能力和愿望了。学校老师给他机会,我也给他机会,这种家校联动可以说是一加一大于二的。

为什么要社会引入到教育之中?因为孩子和家庭都是社会的基本单位,我们培养的孩子,未来是要步入社会的。步入社会就是一个团体关系的问题,小的圈子比如家族,大一点比如小区、社群,再大一些比如我们的国家。我一直意识到家校联动,最早的时候没有想到还有家校社联动,也就是说把社会的力量和资源加入对孩子的培养上面来。后来想了一下,我发现我们已经在做了,而且现在明显能够感觉到国家和政府对这个问题的重视度。在社群方面,有很多的举措,比如我们孩子奶奶的社区里面会组织一些活动,教孩子和老人一起做摆件、插花、写春联、包饺子以及去社区发放春联、暖水杯。我参与了一下,发现影响非常非常好,就是这些孩子在一个社区里面,与老人互动。他要敲开门,要跟人家说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是谁。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活动真的很好,让孩子敢于面对不同的人、人群,敢于表达自己。所以说,实际上社会对孩子的培育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我感觉很有希望。另外,我现在想的是(家校社)这三者之间的叠加效应,李老师和吴老师也都提到了叠加效应,不是说几加几等于几的问题,实际上真的是一个累加的效应。将理论抽象化再具象化,发散到社会上,让大家都意识到(家校社)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和重要性,是一个非常好的课题。

吴重涵:对,我再顺着汪老师的话。关于社区这样一个概念,我有一个想法,家校社的“社”可以理解成社会,也可以理解成社区,如果比较微观一点,可能更多的还是讲社区。原来孩子除了家庭,大多时间都是跟邻居、亲戚朋友在一块儿,这些都是非常美好的回忆,但到了现在,孩子的课外生活很大程度上被家长给固化了,不是在家里面就是这个兴趣班、那个特长班,实际上是把孩子的时间都给分割了,他们没有自主决策了。所以,我们有计划地参加这样的活动,算不算社区的概念?

社区是一个物理的空间,还是一个人与人之间联系的空间?我觉得我们现在也要解放思想。我们现在的社区的概念,指的是跟我们密切联系的人,我们可以在网上构成一个网络社区,比如说亲戚在万里之外,但经常跟你联系,你们之间有交流,那么他就应该是你社区的一个成员。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就要想到,孩子受到网络社区的影响,邻居之间的关系可能淡化了。这是当前一个比较新的领域。

社区的概念要和父母的工作单位、社区资源相关联,就比如汪老师是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那么律师、法律资源通过家长这个中介和学校也发生了一种连接。这种连接其实就是家校社的协同。

汪雪梅:对,吴老师这个说得特别好。吴老师也说到了家长的资源介入,家长是在一个社群里的,他会把这个社群的一些东西带来,像刚才吴老师说到的,我可以同时以家长、律师的身份介入到学校里面来,比如作讲座,讲安全。孩子在这个过程中都在举手,讨论非常热烈。有一个家长就跟我说,您讲得真好,回家之后我们家老大就开始给老二培训了。这样,我就感觉同时为社会、为自己的孩子、为自己的家庭、为学校作出了贡献。所以,在参与度方面,就像吴老师说的,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原来是我们打开门能见到邻居,现在是我们打开手机就能见到,这不是固化的,而是非常灵活的。教育本身就是弥散式的、没有边界或边界很模糊的领域,而且过程是会不断发生变化的,因为教育的是人、参与教育的也是人。所以我觉得刚才您说的这点就特别好。

吴重涵:这里涉及社会、家长参与学校教育有一个度的问题,同时,学校帮助家庭、回馈社会也有一个度的问题。这个度现在处于变化之中,原来是相对稳定的,家庭、学校之间的分工是相对清晰、比较刚性的,但是现在属于家校社之间的职能重新组合、分配的历史时期。现在家长到学校里到底应该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学校进入家庭应该做到什么程度,这属于制度化的前期、一种尝试跨界的自然的过程。在这种过程之下,在一定的场合,我们非常需要(家校)两者之间职责的区分。但在家校共育这个角度上,边界的区分现在不可能也不大现实,而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跨界以后,达到一个新的制度化的平衡,也就是学校该做什么、家庭该做什么相对稳定下来。我觉得,现在还是相对变化的阶段,怎么变化?依据学校的形势,依据家长、家庭的情绪。

主持人:刚才两位老师讲了家校社协同育人,从历史走过来的发展趋势和需要,也谈到了家长的期待,包括家校之间关系的新认知、新高度。我在听的过程中,感觉现在家校社联动,既是一个实践上的新方向,也反映出我们的社会在发展,是教育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自然而然进入的新的发展阶段。过去,我们说教育是子系统,教育在专业化的过程中被固化成专业化组织。现在,社会发展到相对比较理想的程度了,社会治理的模式、方向,包括对教育的期待都在发生自然而然的变化。像社区的发展,既是一个新变化,也是一种新需求。

我们刚才也听到,像汪老师以家委会成员的方式走进学校,是非常难得的家长资源。更多的家长站在孩子的身后,对于每个老师来说,一个老师教40个孩子,也是对40个家庭。所以,我想问两位一个具体的问题,不同类型的学校、不同类型的社区、不同类型的家庭,在一些共识性、规律性的方面有哪些合作的模式或者途径?

吴重涵:家校社合作,实际上现在是有模式的。最有名的就是约翰斯·霍布金斯大学的团队,到目前为止做了40年的家校研究,总结了一套程序性知识、方法、模型。在这一系统做法中,家校社尤其是家校之间的内容,实际上可以概括成六种活动:

一是当好家长。学校怎么样帮助家长履行责任。

二是相互交流。一个老师面对这么多家长怎么交流?一个关键词就是“相互”,原来我们老师与家长的交流是单向的信息传达、执行,现在我们强调互动的过程、立体的网络交流,比如亲师互动、亲亲互动、亲子互动。

三是志愿者活动。一个层面是家长来做志愿者活动,促进自己孩子的发展与成长;另一个层面是很多热心的家长志愿者为社会做贡献。

四是作为学校来讲,要特别重视比较内向的、不太参与学校活动的家长。一个好的氛围是家校社合作的基础,同样的事在这个学校无法开展,在那个学校却红红火火,在于哪儿?有没有氛围。

五是在家学习。孩子在家学习,家长和老师之间是需要配合的,我们当前在这上面面临着尖锐的矛盾。

六是社区合作。

实际上,家校互动,不管任何一种活动都可以归到这六种类型中,而且这六种类型构成了家校合作的全部层面。所以我们讲,家校合作是一个系统工程,只有把所有类型、基本的原则和思想考虑进去,才能实现真正有效的家校合作。

主持人:刚才吴老师分享了家校合作、沟通的模式,传递了一个非常强劲的信息——家校社合作是有重心的,重心是如何去更好地放大育人的功能。

吴重涵:在家长群体中,有的可能文化素质稍微高一点,有的文化素质稍微低一点,都是自然的。面对不同群体,家校合作的重心是不一样的。文化程度比较高的家长,他们分享自己养育孩子的经验是非常透彻的。在这种情况下,重心就是家长可以以更多的资源去帮助学校。有一些家长不大关心自己孩子的成长,因为他觉得“我”小的时候就是这么长大的。散养,在当前的环境下是不提倡的模式,对孩子来讲是不利的。这个时候,学校就要把重心放在帮助家长进行亲子沟通,帮助家庭建立好学风好家风。所以说,家校合作的重心没有固定的模式,是因校、因地、因家长而不同的。

主持人:现在,我们需要真正重视家校两者之间关系的学校管理者,去调动家长资源,创新方式。整体上,家校社合作这样一种时代选择、教育选择,是我们对教育功能的需要。过去,我们把教育当作公益、福利,尤其是九年义务教育这种方式。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全社会都开始共同关心我们的下一代,这也是家校社协同育人的重要社会条件。在这种情形下,学校是主动建立家校、家社之间关联的主阵地。在保证安全性、保证与学习不冲突的情况下,我们学校还有没有更多的方法,比较成熟、有效地让家长参进来?

吴重涵:家校社合作,如果是在学校的层面,我们看到了很多经验,比如家长的志愿者活动、学校和社区的连接、开办家长学校、帮助弱势的家长群体等。我们最近做了两项研究,一是班级层面如何开展有效的家校合作,二是学校层面如何开展有效的家校合作。

班级家校合作的一个案例是:一个高中的艺术班班主任怎么样去有效开展家校合作,我们记录了两年的过程。这个艺术班原来是一个重点班,后来整个班级的成绩断崖式下滑,家长反映极其强烈。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班主任临危授命,把家校共育合作作为一个突破口,一是禁止学生带手机到校;二是必须交作业;三是大幅提高文化课成绩,核心是数学成绩;四是营造氛围,树立目标。后来,这四个问题他都解决得非常好,这个班的高考成绩是他们学校历史上最好的。

家长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一个必要环节,不是一般的环境因素,而是内在的解决问题的因素。比如交作业、带手机等问题,我们可以想到,家庭介入以后起了多少作用。最后的结论是,没有家长的介入,这两个问题是无解的;家长进入就变成有解,效果很好。所以我们提出,在学校正常的教学和管理过程中,家庭和家长要作为必要的因素、必经的链条。

班主任找家长,原来传统做法是告状式的,现在家校要展开互动,“我”做什么、“你”做什么,相互交流,形成解决问题的环路。所以说,问题就在于老师跟家长之间的沟通有没有技术。家校合作是有专业门槛的,教师需要经过培训才能掌握的其中的很多知识。比如,家校之间不总是和谐的,很多时候会发生矛盾,怎么解决?这就需要我们有一些谈判理论,不是固执地坚持彼此的立场,而是要找到彼此之间的利益关切点、共同点。所以,如何去互动、引导,确实需要老师有很多专业性的知识。

汪雪梅:对,我觉得您说的这个非常对。老师引导的不光是学生,也有家长。在家学社互动的过程中,老师实际上是非常专业的人员,一是明确家长的权利与义务,二是求同存异,共同想办法帮助孩子。

吴重涵:学术上叫共享理解、达成共识,就像情人之间,一个眼神就明白什么意思,家长和老师之间有了共享理解,什么事都好商量。

汪雪梅:对,所以说,家校社三者结合最终的原则就是德育。老师主要是传道授业解惑,但同时不是单纯的知识传授,比如老师发现同学淘气或者走神了,该怎么样提醒这个孩子,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实际上就直接影响到孩子。同时,老师要引导家长,提示家长可能存在的问题,因为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都是一个家长的缺位。所以,老师的作用真的是非常大。

我小的时候经常听到的就是,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我的眼里,老师是非常神圣的,所以我把孩子交给老师是怀抱期待的。老师的职责不光是传道授业解惑,也有人生方面的教育。家校社共育到了社会层面,就是为了社会、为了国家在培养孩子。孩子能走到社会上,立得住脚,其实就是一个协同的关系、社群的关系。站在这一高度来看,我们家长就是跟老师站在一起了。

吴重涵:这里还有家长平时怎么样理解老师、家庭教育怎么起作用、老师怎么样去帮助家长的问题。家校互动的过程本身对家庭教育的作用其实是很大的,还可以帮助改善家庭的亲子关系。我们共同帮助孩子,实际上就是在让家长学会在家怎么跟孩子进行互动,这也是一种家庭教育。所以说,家庭教育应该是存在于互动之中的,互动过程中的教育是最生动的、印象最深的、效果最好的。

主持人:刚才吴老师从案例、学校、理论的高度,汪老师也结合家长的心声,共同谈到了老师和家长之间的沟通以及老师的专业能力、沟通能力。我们可以通过循序渐进的不同形式的培训、参与式管理、专业发展,推进教师队伍的能力快速进步。所以,我们的学校可以有所借鉴,建立面对面的家校协作平台,就孩子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寻求家长的帮助,促使家长学会不在情绪当中倾听、老师也学会不在情绪当中沟通。其实我特别关心的一个问题,我们能不能从反向跟家长朋友、我们的学校去讨论家校合作过程当中经常会出现的一些困境、阻滞。

汪雪梅:我先想到一点。因为教育,包括今天我们讨论的所有话题,都是围绕着人展开的。所以说,不同的人对同一个问题的处理方式可能导致不一样的结果。我觉得,首先双方要建立在一个共同目标的基础上,也就是说老师站在家长的角度共情地思考问题,家长也站在老师的角度体谅老师。一个老师对着四十几个孩子,必须有方法调动情绪、控制得住,这就需要老师掌握孩子的特性。老师跟家长沟通的时候,家长有一个心理预期:我们知道老师是爱孩子的,那互动的时候我首先就想到的就是“他是为了我好”,而不是“他来指责我了”。

主持人:这种信任怎么建立起来呢?

汪雪梅:比如说,我的孩子跟我说,他跟其他学校的孩子在一块儿,那个孩子说话的语调一点都不生动,没有任何感情,就不像他们同学说话、朗诵的时候有激情。我每次去学校听课的时候,就会看到老师带着孩子朗读,真的是进入状态的表演,非常有激情。所以,老师来跟我说问题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替我的孩子着想的,而不是来指责我的。我们非常开心能进到校园里去,看到孩子真实的状态。我的孩子在家里头是一个小家伙,在那个大集体里边就是个大孩子了。我的孩子会说,我们老师可好了,我说我觉得老师有点厉害。他说没有,很温柔。孩子发自内心地说出他真正感受到的。所以,老师来跟我沟通的时候,我感觉非常开心。家校共育的氛围,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刚才汪老师分享到了家校共育的一个最重要的黄金点,其实家校的很多冲突并不是因为孩子真正遇到了很多成长中的问题,而是由于存在家长和学校之间沟通中的信息不对称。我们不能否认,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麻烦。当有一天,我们需要家长和学校坐在一起,讨论孩子成长中的困惑和问题时,家长要能接收到老师反映的问题。而我们往往遇到的交流的问题就是,双方不能共同面对孩子遇到的问题,老师会认为家庭出了问题,家长有可能觉得是老师的问题。

学生的问题成千上万,为什么有的孩子会积极反馈?因为遇到了一个有爱、有方法的老师。为什么老师愿意分享孩子的问题?也是信任家长,能愿意听老师的一些建议。所以,我觉得汪老师的分享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家校协同并不是没有冲突的协同,而是如何去更好地帮助孩子解决成长中的问题、更好地在冲突中进行合作。

吴重涵:刚才说的就是,氛围确实很重要。像我们三位,其实在录制节目之前都不太熟,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应该有一个互动,在互动中讨论共同的问题、建立信任的关系。很多时候,家校共育氛围的问题还有几个因素:

一个是文化价值观的因素。有的校长老师想的是,怎么样把家长的“杂音”关在校门外,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教育孩子。如果有这样的文化观念,那他压根觉得家校合作是没有必要的,所以不把这一观念去掉不行。

一个是高考制度。高考会促使家校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发生扭曲,因为家长和学校过分看重分数,对于儿童的全面发展有很多的矛盾点,对家校关系也造成尖锐的矛盾。现在我们讲培养“5C”素养,如果真正落实这样一种方式,那家校合作的内容、范围和必要性就更能深入人心了。

汪雪梅:说到这儿,我要打断您一下。我想到这个“社”的参与,也就是社会怎么样引导家校合作。因为一旦某种社会风气建立,大家都会用它来衡量自己的言行,所以说“社”的作用是弥散式的,包括政府教育部门或者其他部门的引导。实际上,我觉得社会是能起到缓和家校之间冲突、矛盾的作用的,因为老师、家长都是为了培养社会的栋梁。

主持人:我也想分享一个做法。有一年,我在澳大利亚的小学做沉浸式观察,他们9点钟所有的小学生要进班学习。9点之前有50分钟,家长陆陆续续把孩子送到操场上,可以不离开学校,一部分全职家长还会带着更年幼的孩子,甚至坐婴儿车的孩子,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广场上玩,他们称之为游戏时间。这个游戏时间学校里是有巡管员的。下午2点半到3点,家长仍然能来到学校陪伴孩子,5点之前才关校门。学校经常给家长发一个告知单,这个告知单有两个功能,一类是告诉家长下一周的活动、活动组织方的思想、几年级的孩子要去、行车路线等;还有一类是临时性的,基本上是第二天学校里安排的校内小活动,告诉家长活动的组织形式、意义、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都是很具体、很有操作性的。

吴重涵:李老师讲的这个案例,我觉得有几点:

一是澳大利亚那边的全职母亲比较多,这是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特点。

二是案例透露的是一个民主决策、信息公开的过程。这个信息公开是学校给家长参与提供的窗口,我们应该提倡这种做法,它背后体现的思想是好的。

三是在理念上,学校不只有学科教学,更多的是一种项目式的学习,接近生活。实际上在做某一个项目的时候,孩子是在学习世界观、处理问题的技巧、人际关系的处理。推进生活教育这一块,实际上也应该是我们学校的一个趋势。

这里面还有一个家校合作的技术性问题,就是我们的家校合作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利用家长资源的时候往往是“就事论事”的,往往容易造成无效或者低效的结果。我们应该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注意那些相似的问题、个性和共性的问题,成立一个小组、建立一个系统,相互讨论、相互启发。

还有就是刚刚讲的氛围的形成,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阻碍就是,往往没有把家校合作看成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交流的过程。家校合作就是在交流和互动的过程中,儿童能成长,老师能成长,家庭也能成长。问题怎么解决,是在互动过程中相互启发的结果。问题解决了,老师成长了,家长成长了,孩子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

主持人:谢谢吴老师。刚才吴老师强调的是,我们在家校合作当中可能遇到的一些困难,有的是源于技术上的,有的是源于互动性不足。家校合作的导向是育人,所以要上升到理论发展、实践发展的方向,需要更多的打磨。

那我这里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家校社协同育人,其中社会这方面除了有刚才我们提到的社区的活跃、价值导向、提供更多的公益活动之外,学校还可以寻求哪些社会的资源?比如育人基地、职业场所、博物馆等资源,能够以什么样的方式为学校所用?

吴重涵:我去过江苏昆山,那里来自台湾地区的企业家比较多,有一个特别大的台湾家长群体。这个群体与经济社会发展是连在一起的,当地政府注重经济社会发展,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也特别重视台湾家长与学校的沟通。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的资源实际上就与家校合作连接在一起了。政府和社会资源是宏观上的概念。微观上,我们还要考虑社区资源,注重网络环境和资源的利用,用新技术把家校社的教育资源连在一块儿。

主持人:是的,谢谢吴老师。我们今天从家校社的合作关系,谈到了协同育人的意义,也谈到了我们要在这个过程中寻求多种多样的合作方式,分享了有哪些具体的做法,可能会遇到的一些心理上、价值观上的冲突以及解决思路。最后,我们谈到了家校社协同育人需要线下线上的协同,要看到技术的未来走向、传统现代的融合趋势。

今天,我们三位老师坐在一起,在协同育人、建立相互信任的话题上都谈了谈自己的看法。感谢汪老师,感谢吴老师。

汪雪梅:感谢。

吴重涵: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大家。

汪雪梅、吴重涵:谢谢大家。

(根据宣讲家网报告整理编辑,

未经许可,不得印刷、出版,违者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