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中国古代书院与传统文化、历史名人之关系

张志君

张志君 中国教育电视台副总编辑

点击观看精彩视频

点击观看完整视频

一、何为中国古代书院

书院比较正式的解释是东亚古代教育制度,有别于官学的教育系统。这句话的含义是,书院主要存在于东亚地区,最早发端于中国,是古代的教育系统,并且和官学有所区别。

据我考证,书院一词有文字确切记载的时间是唐玄宗开元六年,在当时的东都洛阳,设立了丽正书院。从唐代以后,书院的发展几起几落。可以说中国古代书院始于唐,经五代,兴盛于宋,延续于元,全面普及于明清。在发展的过程中,书院逐渐从地方扩展到全国,后来又走出国门,传到了当时的朝鲜和日本,再后来又发展到了欧美。

所以,书院是中国对人类文明非常有价值的贡献。有人曾说过,书院的创立开启了教育起点公平的先河。我们知道,在中国古代,一般的老百姓想要受教育,难度是非常之大的,由于当时的科学技术和经济社会发展等原因,只有相当少的人才有条件接受教育。普通老百姓想要接受教育,几乎是不可能的。直到书院的创立,为那些莘莘学子提供了一个窗口,所以书院还是很有意义的。

二、中国古代书院的六大职能

中国古代书院究竟是干什么的?我概括了六大职能:编书、藏书、教书、印书、祭书、写书。

中国古代书院的第一大职能——编书。编书是中国古代书院最初的职能,有文字可考的中国第一所书院叫做丽正书院,它设立于唐玄宗开元六年,也就是公元718年。丽正书院设立的目的是唐玄宗想要编撰一些比较大的文史著作,比如,张说(音:yue)、贺知章等这些当时的大咖就被请到丽正书院参与编写大部头的著作,其中很有名的一部就是《六典》。

有朋友问我,在唐玄宗之前就没有编书的专门机构吗?这个确实有。比如,西汉的时候,这样的机构叫做石渠。东汉的时候叫做兰台。可以说,唐玄宗之前都有类似的机构,只不过当时不叫书院。

在这里,我想给各位朋友分享一下有关兰台的故事。李商隐的《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里有一句“走马兰台类转蓬”。这首诗里的兰台和一个人以及一部书有关,这个人叫班固,这部书叫做《汉书》。很多朋友不一定知道,没有兰台这个地方就不可能有《汉书》。据相关史料记载,《汉书》的作者是班固,他曾经自己私下想要撰写一部记录汉朝历史的史书,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犯忌讳的事,就是私修国史,于是就被人告发抓起来了。被抓起来之后,班固的家人觉得这可能是一件杀头的大罪,所以他的弟弟就想救哥哥,他弟弟就是班超。班超为了救他哥哥,日夜兼程从老家赶往京城,给皇帝上书,给班固喊冤。当时的皇帝叫汉明帝,汉明帝觉得班超说得有道理,所以就说让手下的人重新审理这个案子,让人把班固已经写好的书稿拿过来看了一下,觉得班固这个人确实还是比较有水平,讲得还不错,而且称赞他写的书稿确实是一部奇书,所以说马上把他放了,不仅仅把他放了,还把他召到首都,正式任命为兰台令史,让他除了掌管和校订皇家图书以外,可以堂堂正正去编写《汉书》。班固写《汉书》的地方,叫做兰台,这个兰台从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唐代的丽正书院。

讲完这个故事,朋友们就明白了,书院最早的职能是编写文史典籍的地方。

中国古代书院的第二大职能——藏书。宋朝有一个大学者叫王应麟,它写过一部工具书叫《玉海》,在这部工具书里他曾经解释过什么叫院?“院者,垣也”,院就是围墙的意思。那么书院指的是用一圈矮墙把建筑物围起来而形成的地方,这个地方主要是用来收藏图书的,相当于古代的图书馆。

岳麓书院大家都知道,这个书院有个地方很有名,叫御书楼,这个御书楼前有一幅对联写得很好,上联:圣域修文,前有朱张讲坛,宋清宸翰;下联:名山汲古,上藏三坟五典,诸子百家。从对联可以看出,这个御书楼就是藏书用的。推而广之,中国古代书院有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知识的聚散地。

有的朋友忍不住要问了,除了书院以外,中国古代还有哪些地方是藏书的地方呢?据我考证,这个时间可以一直追溯到秦朝,秦朝的宫廷里就有保存图书和古籍的地方,叫“金匮石室”。汉朝宫廷里藏书的地方叫“天禄阁”“石渠阁”“麒麟阁”。到了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各朝统治者都热心搜集图书,比较有名的就是梁武帝还特辟“文德殿”和“华林园”典藏书籍,到其晚年,藏书已越七万卷。到了隋朝,宫廷藏书之所,以秘阁、观文殿和嘉则殿最为著名。到了五代十国时,营建藏书楼更为普遍,并出现专门名称,如北有契丹王子耶律倍的“望海堂”,南有吴越暨齐物的“垂象楼”。到了元朝,兴圣宫大殿兴圣殿西庑的奎章阁,是元代著名的皇家书室。到了明代,其宫廷藏书是承自宋、辽、金、元的宫廷藏书。明太祖定都南京,营建紫禁城时,即建立了文渊阁,接收了元代奎章阁、崇文阁等皇家书室的藏书。明成祖迁都北京,营建北京紫禁城后,便在东华门内重建文渊阁,收藏来自南京文渊阁旧藏的珍本古籍。还有明一阁。到了清朝,皇家藏书处就有内阁大库、国史馆、皇史、英武殿、方略馆、实录馆、会典馆、昭仁殿、五经萃室、藻堂等,又有“四库七阁”。私藏藏书楼多集中在江浙两省。

我们可以看出,从秦朝一直到清朝,我们的老祖宗非常重视收藏前人留下来的典籍。

中国古代书院的第三大职能——教书。中国古代的教育机构,大致有三类:第一类叫官学;第二类叫私学;第三类叫书院。这三种教育机构支撑着中国古代社会的教育事业,但是它们的职能或者水平是不一样的,私塾的水平一般比较低,官学又太不接地气,介于私塾和官学之间的书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传承地。

从唐代书院问世开始,尤其是从北宋开始,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非常看重书院的教学职能。可以说,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过程中,书院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说到这,我再简单说一下私塾,作为中国固有的民间办学形式,私塾的历史还是比较悠久的。大家一般都认为,最早的一位私塾老师是孔子。的确是这样,在孔子之前,教学机构都在官方的部门,而孔子第一次把教育引向了民间,从某种意义上讲,孔子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私塾老师。中国古代有一本书叫做《学记》,它里面有一段话:“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

除此之外,据古文字学家裘锡圭先生考证,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里,已经有多处提到私塾的“塾”,这个私塾的“塾”今天写起来底下有个土字,甲骨文里是没有底下的土字,不过商代殷墟甲骨文的“塾”还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私塾,那它是什么呢?据考证,那时的“塾”是王宫门旁边的一个堂,这个堂是大臣去见国君前做准备的地方。

再说官方办学机构。太学是中国古代最早的国立学府,在汉武帝时期,董仲舒的“天人三策”提出“愿陛下兴太学,置明师,以养天下之士”的建议,汉武帝遂在京师长安首设太学,太学也是历史上第一座设在京师的全国最高教育机构。

到了东汉,光武帝刘秀也在洛阳城东南开阳门外再次兴建太学,从那以后,太学这个名称就一直流传到今天,作为官方教育机构的代名词。

中国古代书院的第四大职能——印书。中国古代没有出版社,更谈不上数字出版了,那个时候想要看书,基本是靠抄写。在中国古代把一个人的思想写成文字最后变成一本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在东汉蔡伦发明造纸术以前是没有纸的,就更谈不上有印刷了,当时所谓的文字都是用刀刻写在竹简上或是刻在龟甲和兽骨上。

中国古代的复制技术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刻绘;第二个阶段叫抄写;第三个阶段叫印刷。唐朝以前图书的出版,基本上是依靠前两种。刻绘和抄写一是耗时间,再一个极容易出现错误,因为人毕竟不是机器。到了公元7世纪,中国发明了雕版印刷术,最早是印宗教图书,后来开始走向民间。

从唐代开始,中国古代图书印刷分三大系统,两个旁支。三大系统有:官刻、私刻和坊刻。两个旁支有:寺院、书院

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古代有个大藏书家叫毛晋,他有个藏书的地方叫汲古阁,依托汲古阁海量的藏书,他就刻印了大量的经史典籍、唐宋文集、诸子百家、戏曲小说等,在当时他是首屈一指的图书出版大亨。毛晋有个儿子叫毛扆,毛扆的儿子非常不争气,这个人喜欢喝茶,喝茶要烧水,中国古代没有煤气、天然气也没有电。这个人想用木材来烧喝茶用的水,如果是一般的木材也就罢了,他曾经突发奇想,就是用唐代流传下来的木刻雕板当成柴,烧水煮茶,所以,他就每天劈一点,最后把唐代的雕板印刷都给烧光了。真是无比的遗憾。

这个故事说明什么?说明私刻也好,坊刻也好,如果把希望都寄托在私人印书事业上,不确定性就很大。所以书院藏书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

中国古代书院的第五大职能——祭书。在中国古代,祭祀是书院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书院里一般会祭祀孔子,这代表了对传统文化的尊重,通过这种仪式,让天下读书人不忘初心,把优秀的传统文化赓续下去。

中国古代书院的祭祀不是简单的对谁顶礼膜拜,更不是一种宗教活动,而是一种寓教于宗的有效教育途径:第一,从感情上培养对先贤先儒先圣和优秀传统文化的崇敬和敬仰。第二,如果书院是在经济、文化、教育不太发达的地区,可以加快欠发达地区文明开化的进步速度。第三,书院的祭祀也是一种榜样教育和乡土教育。

中国古代书院的第六大职能——写书。说到这,跟大家先分享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这篇文章是这样写的: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若夫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

这篇文章我们太熟悉了,就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那么《岳阳楼记》和书院有关系吗?有关系。为什么呢?因为《岳阳楼记》不是范仲淹游过岳阳楼之后写的,他是在一所书院里面写的,这个书院叫花洲书院,在今天的河南省邓州市。听到这里,有的朋友忍不住又要问了,王勃写的《滕王阁序》和崔颢写的《黄鹤楼》都是他们游历过才写的。那么,范仲淹真的是没有去过岳阳楼就写下了这千古流芳的名篇吗?回答是肯定的,他确实没去过岳阳楼。那么他是怎么写出的呢?

大家仔细地想一想,《岳阳楼记》里面最核心的四个字是“先忧后乐”,这是对人精神境界的提纯,这种提纯往往需要一个特殊的空间,来帮助作者完成提纯。所以,在书院这种比较神圣,比较庄严的地方,范仲淹才能够有所感悟,就凭着滕宗谅给他送过来的一张《洞庭晚秋图》,写出了这千古名篇。

三、传统文化薪火相传的载体——书院

前面讲了,中国古代书院有六大职能:编书、藏书、教书、印书、祭书、写书。这六种职能都指向了一个关键词——薪火相传。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想要赓续下来都离不开这四个字。

在这部分,讲书院之前,我先讲讲私塾。在古代,虽然有些私塾先生也有很高的水平,但相当一部分都是不靠谱的。这里有个古代笑话,有个饱学之士在某天路过一所私塾,听到里面的学生在读“都都平丈我”。这个饱学之士感觉很奇怪,就去问那些学生读什么?学生告诉他在读《论语》,这个饱学之士说不对,《论语》里没有“都都平丈我”,后来他定睛一看,原来学生们把《论语》里面的“郁郁乎文哉”让私塾老师教成了“都都平丈我”。这个饱学之士就赶紧纠正,说你们读的不对,应该是“郁郁乎文哉”。但是学生们听了之后都说他们的老师讲得才对呢。这个故事说明了古代很多私塾老师是不靠谱的。

私塾老师不靠谱,官方的老师怎么样呢?海昏侯大家知道,前几年对他的墓进行了考古发掘,他只做过二十多天皇帝就被废掉了,被废掉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担任过他太学教师的那名老师太僵化了,海昏侯从皇帝宝座被拉下来之后,很多人就责备这个老师,说你是天子的老师,他干了那么多荒唐事,你为什么不去劝阻呢?这个王氏说,我怎么没劝阻,我天天给皇帝讲《诗经》,因为历朝历代都是这么教的。这个故事说明当时官方的教育太僵化。

接下来,我们来看私塾。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任务就寄托在书院的老师身上了。首先,书院的老师都很包容,包容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难,不妨跟大家讲一个故事。在南宋有几个礼学大家,比如朱熹、陆九渊、陆九龄。朱熹和陆氏兄弟的理念完全不一样,是针锋相对的,他们曾经在一个名叫鹅湖书院的地方,整整辩论了三天三夜,双方各持己见,最后不欢而散。如果按一般人的胸怀,学术上不共戴天,私下的日常交往应该也是针尖对麦芒的。但事实情况不是这样,这场大辩论后的第五年,陆氏兄弟之一的陆九渊就到了白鹿洞书院拜访朱熹,请朱熹给他哥哥陆九龄写一个墓志铭。在中国古代墓志铭是对一个的盖棺论定,一般情况下,朱熹肯定不会给他写或者瞎写一番,但是朱熹却非常愉快地接受了陆九渊的请求。不但如此,朱熹还请陆九渊给白鹿洞书院的学生做了一次讲座,讲的是《论语》里的话,“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据说听者深受感动,给师生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件事说明书院老师具有包容的心态。

四、中国古代书院和历史名人的关系

如果有到过岳麓书院的朋友,会看到岳麓书院大门上有八个字:“惟楚有才;于斯为盛”,这八个字道尽了中国古代书院和历史文化名人之间的关系。余秋雨先生曾经在一篇文章里面写过一句话,“你看整整一个清代,那些需要费脑子的事情,不就被这个山间庭院吞吐得差不多了?”余秋雨先生所说的山间庭院就是岳麓书院。仅以岳麓书院为例,这里走出来的那些深刻影响中国历史的名人大咖,简直是灿若群星,比如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曾国权、刘坤一、谭嗣同、梁启超、黄遵宪,还有陶树、贺长龄、陈间华、程前等,这些人都和岳麓书院有着剪不断的关系。

那么,中国古代文化名人和中国古代书院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先说范仲淹,其实范仲淹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叫范仲淹,这个人早年出身是很不幸的,史书上说他二岁而孤。实际上这种说法不太确切,据我考证,他出生后不到五个月,他的亲生父亲就去世了,他的母亲后来迫于生活的压力,带着他改嫁给了一位姓朱的学者,所以范仲淹在22岁前叫朱说。

到了成年后,范仲淹励志读书,就到了四大书院之一的应天府书院。在这个地方范仲淹留下了很多名人轶事,其中最值得一说的就是“独不见皇帝”,这是什么意思呢?话说,在范仲淹应天府书院读书期间,有一次宋真宗路过这个地方,大家都希望能见到皇帝真容,所以很多在应天府书院读书的学生纷纷放下手中的书,前去参见皇帝。但书院里留守的老师很吃惊地发现所有人都去了,只有一个人没去,这个人就是范仲淹,这个老师就问他为什么不去,范仲淹说了八个字“日后再见也未必晚。”这句话的意思是,读书人想要见皇帝,除了皇帝路过某地远远的看一眼以外,还可以通过刻苦读书,参加科举考试,通过选拔参加殿试,就有机会见到皇帝的真容了。这实际上凸显了范仲淹的人生境界,这种境界不是天生的,是书院教育的结果。当然同样是受书院教育的另外一些学生就做不到这一点,这与学生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提到范仲淹还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就是风水宝地不留给子孙。朝廷曾派范仲淹到他的老家苏州做知府,他在工作之余也想给自己家盖一套房子,所以他就委托别人选个地方,这个别人就是堪舆学家,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风水先生,因为古人是比较讲究这个的。这个人相中了一块地方,说是一块风水宝地,范仲淹听说这件事后,他至少有两个选项,第一个选项就是把这个地方留给他的子孙后代,还有一个选项就是把这个地方用作别的用途。

有些朋友会觉得范仲淹肯定要把这块风水宝地留给他的子孙,为什么这么说?跟大家讲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晋代有个叫郭璞的人,他是一个精通风水的堪舆学家,据说有一次有个叫张裕的人请郭璞帮他选一处墓地安葬故去的人,这个郭璞选了半天看中了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各有利弊,一个地方可以保佑张裕本人高寿,另外一个地方可以保佑张裕的子孙后代都能够高官得坐,但这两个地方又都有缺点,尤其是第二个,虽能选择能保佑子孙后代但张裕本人就要折寿一半。这个故事是晋史里记录的。

郭璞就问张裕选哪一个,后者想都没想就回答说,当然是选择第二个,说为了子孙后代能够幸福,苦了我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这种心态就是一种古人的普遍心态,宁可自己少活几十年也要长保子孙后代的富贵。

第二个故事:这个故事和明末两个非常有名的历史人物有关。一个叫张献忠,明末农民起义领袖之一。还有另外一个人叫边大寿,边大寿是干什么的?是当时陕西一个县的县令,这两个人在明朝末年不约而同干了同一件事,挖别人的祖坟,张献忠是挖了明王朝的祖坟,边大寿挖了李自成的祖坟。为什么要干这个事,这折射古人的普遍心态,就是把对方的风水阻断了,破坏掉这些人后代的运气。当然,张献忠和边大寿都非常不聪明,最后都是输家。

回过头来再看范仲淹,他没有把这块宝地留给自己的子孙,而是把这块地无偿地送给了当地政府,让他们在这里办了一所书院,这种精神和情怀确实让人肃然起敬。

再来看朱熹,朱熹是承前启后文化大家,但这个人曾经有过一次不太靠谱的举动,挪用过公款,而且不顾任何后果的想要干一件事,就是修复白鹿洞书院,他挪用了30万贯钱,这在当时是非常大的一笔钱。在北宋挪用公款是要重罚的,《岳阳楼记》一开头提到的是,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滕子京为什么被贬到岳阳这个地方,其实滕子京的罪名之一就是用了一笔公款来犒劳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首领,他挪用了多少钱?3000贯,大家注意,朱熹挪用了30万,所以,朱熹干这个事是顶着非常大的压力。

那么,他为什么要干这个事?他觉得干这个事非常有意义,因为挪用公款他没有一分一毫用到自己身上,而是重修了白鹿洞书院。正是因为朱熹重修了白鹿洞书院,这个书院才能够一直和岳麓书院、应天府书院齐名。朱熹在重建白鹿洞书院后还写了一篇非常有名的规章制度,叫《白鹿洞教条》,影响非常广,一直到清末民初还非常有影响,而且传到了海外。

胡适在1928年到过白鹿洞书院,他对白鹿洞书院赞不绝口,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白鹿洞书院是中国四大书院之一;另一个是朱熹亲定的《白鹿洞书院教条》。

说完朱熹之后再说一下王阳明。谈到王阳明就不能不提一个地方——龙岗书院,它在今天的贵州省贵阳市修文县。正是在龙岗书院,王阳明曾经七天七夜割竹子也没有割出来的理念,在这里被悟了出来,就是“吾性自足,不假外求”,这句的含义是王阳明明白了如何妥善处理好人和自我,人和人,人和动物,人和外物的关系。日本有一个很有名的文学博士叫三岛毅,他曾经写过一首论及龙岗书院的诗:“忆昔阳明讲学堂,震天动地活机藏。龙冈山上一轮月,仰见良知千古光。”可以说没有龙岗书院就不可能有王阳明心学。

龙岗书院不仅成就了王阳明心学,而且还帮助王阳明干了另外一件事,就是“破心中贼”,大家知道王阳明是明朝为数很少以文人身份被封爵位的,他为什么得了这个爵?因为他有军功,曾经平定宁王朱宸濠之乱。

平定宁王之乱之后,他还平定了江西南部的江南之乱,他当时发现,那个地方的民风彪悍,如果仅是把那些山中贼剿灭了,是比较容易的,这是破山中贼。但是要破掉他们的心中贼,却很难。怎么办呢?他决定借助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书院,他在发生叛乱的地方建了很多书院,用来教化当地的老百姓破除心中贼。

再看清代的林则徐。林则徐一生和书院也结下了不解之缘,林则徐的父亲叫林宾日,林家有几个孩子,林则徐的哥哥叫林名赫,中国古人有一种约定俗成的规则,兄弟之间如果取三个字的名字,中间那个字或者后面那个字是要相同的,比如,李鸿章、李汉章,曾国藩、曾国荃。李鸿章和李汉章是后面第三个字相同,曾国藩和曾国荃是中间第二个字相同。

但我们看,林则徐的亲哥哥叫林名赫,除了都姓以外和林则徐其他的都不一样,因为林则徐的父亲也是一个读书人,难道他不知道当时取名的规矩吗?我想肯定是知道的,那为什么不安规矩来呢?林则徐这个名字和一所非常有名的书院有关,这个书院叫鳌峰书院,有个对鳌峰书院的发展起了很重要作用的人叫徐世征,他和林则徐的名字有关。据说林则徐出生那天,正赶上徐世征微服出访,当时他担任的是福建巡抚的职务,这天正赶上下大雨,他就站在林则徐家门口避雨,而林则徐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出生了,这位福建巡抚居然不扰民,没有跑到老百姓家里面去避雨,当时看来,这个人是个好官员,所以林则徐的父亲就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叫则徐,则就是法则的则,就是以徐世征为人生准则的意思。

林则徐还曾到过震川书院,在这个地方专门写过一幅对联纪念明代文学家、水利专家归有光,这幅对联是这样写的,上联:儒儒术岂虚谈水利书成功在三江宜血食;下联:经师偏晚达专家论定狂如七子也心降。林则徐为什么写这幅对联,因为林则徐也做了很多治水的事情,这代表了对归有光的尊敬。

总结一下,中国古代书院和中国古代名人之间有这几种关系,第一,许多历史名人的成长离不开书院的培养。第二,许多书院的可持续发展也离不开名人的助力。第三,名人和书院之间是一种相得益彰的关系。

五、怎样看待当下的书院热

应该怎样看待书院在19世纪、20世纪之交的一度消失呢?这个问题是无法回避,应该从三个视角去解读:第一,生物学视角。任何生命体都有生老病死,书院肯定也不例外。第二,政治学视角。19世纪、20世纪之交的时候改革是一个热词,改革需要一个标榜,这个标榜要触动面最小,改革的成本最低,那么书院就成了各方都比较容易接受的改革目标。第三,本体论视角。传统书院发展到清末民初的时候,它所传授的内容已经不能满足当时的社会和老百姓的需求了。

时间到了今天,书院又逐步回归,甚至形成了“书院热”,用搜索引擎来搜索“书院”二字,居然搜出了两千多万个和书院有关的结果。怎么看当下的“书院热”?我想起了一个关于对联的故事。明朝的于谦有一次参加考试,主考官也叫于谦,主考连叫三次于谦,于谦不应答,主考不高兴问他为何不答,于谦说我和您同名所以不敢答,主考就挺诙谐的,说:我出上半联,你把下半联对上,我就不责备你,于谦说请您出吧。主考官就出了:魏无忌,长孙无忌,彼无忌,而亦无忌。这就是说,我不忌讳你叫我的名字。于谦一听心里面很感动,马上回答: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这表达了自己谦虚和对老师的尊敬。

这个故事想说明什么?现在的很多书院是名相如而实不相如。现在很多书院实际是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干着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

所以,我对现代书院的发展有三点思考:第一,现代书院要与当地的旅游结合,获得政府部门支持,向旅游景点型书院发展。第二,现代书院要与梦回古代的潮流结合,要获得家长们的支持,向素质教育型书院发展。第三,现代书院要与渴望不凡的潜意识结合,获得大众的支持,向继续教育型书院发展。

今天,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与大家分享了一些关于书院的知识,希望能对朋友们有一些有益的启发,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